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0年09月16日

侠骨柔肠刘建朋

□ 全媒体记者 陆昊 钱海军

阅读数:259  本文字数:1088

 

48岁的刘建朋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举手之劳,赢得了1000元奖金。

两个月前,在县城人民南路,辅警刘建朋参与县里抽调的创文执勤。下班高峰,好几位老人在马路对面徘徊。车来车往,他们有点怕,几辆车停下来礼让行人,老人的行动也不够果敢。刘建朋很自然地走过去,扶了一把,又扶了一把。

其实事情也没什么大不了,但这一幕被热心的路人拍下来,发到了网上。问他叫啥,刘建朋没有回答,拐着弯说,这是我应该做的,换成别的同志,他们也会这样做。那位市民不死心,后来还是辗转了解到他的信息,问清了他的名字,问到了他的身份。

事情还没算完,市民又据此写了一封人民来信,寄给了如东县公安局的主要领导。一件芝麻粒的小事就这样变成了大事。局里郑重地开了会,站在抓作风和强队伍的高度,对刘建朋作出表彰决定。“嘉奖一次,颁发证书,奖励1000元。”红头文件简洁明了,“先进”来得干脆利落,刘建朋有些措手不及。

但谁也不能说这荣誉和奖金是他白捡的。他浓眉大眼,斯斯文文,鬓角虽有皱纹,但也被岁月刻画得齐齐整整。从部队退伍前,是上海武警部队的“散打王”。退伍后,他在商场当保安,有天夜里,还凭着一身硬功夫,轻轻松松抓了几个小偷。但此类事情他很少提。那只是过去生命中的插曲,现在他是一名辅警,又穿了制服,为更多人服务。

在双甸派出所工作的20多年里,他是所里的冲锋队员。镇上的纺织厂走水,他扛着灭火设备往前冲,风中呼啸的大火,拷得屋梁发软发脆,建筑材料和纺织品的混合粉末弥漫空中,簌簌往下掉。他说是有点怕,当时不知怎么就想着往前冲。坐公交车时,看到老人孕妇小孩,车里拥挤也好,宽敞也罢,他都条件反射式地想让座。这回,房子塌了,没伤着他。但他知道,当仁“不让”,也成了从部队里带回来的习惯。

纵无大惊大险,苦头总是吃过的。去年夏天猪瘟流行那会儿,镇上黑心的养殖户把病猪藏起来,不让防疫人员处理。派出所出警,僵持之际那人竟跳起来袭警。刘建朋上前制止,被对方咬住手指,死不松口。经鉴定,构成医学上的轻伤。咬就咬吧,按道理,他一个反手就可以把对方治趴下。侠骨之外,他有柔肠。

巡逻执勤途中,碰到迷路的老人,他问清情况、对接联系,护送老人回家。镇上的精神病人去医院治疗,他陪同的次数也不少。征兵期间,整理报名材料、走访兵员家庭,再随人武部门天南海北去为政审材料把关,他都乐此不疲。他做的事情太多太杂了,不成想,一次平淡无奇的执勤,让他做了一把“网红”。

执勤遇到的那位市民后来把照片寄给了刘建朋。意外的是,在搀扶老人过马路几张照片里,还有一张近距离微微仰拍的单人半身照。他身着短袖,吹着警哨,头戴轻便作训帽,顶着大片蓝天背景。这是他少有的被记录的意气风发的工作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