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06月10日

掘港一叶 数代风流

□ 吴剑坤

阅读数:1016  

(接上期)

书法家叶永勤

 

叶大纯之子叶永勤,字石芗,清末廪贡生。早年曾师从侨寓掘港的镇江名士赵曾望。光绪三十二年(1906)与举人金文源、金萍郊叔侄等人创办蠙山小学堂。光绪三十四年,清廷要求农工商部重视棉种的改良,第二年7月,农工商部行文各地,要求将棉种改良情况调查后上报,如皋知县郭令为此报告称:“掘港地方有公益棉花有限公司,于光绪三十四年由芜湖廪贡生叶永勤发起成立,以改良制棉花为宗旨,曾经呈请大部注册有案。”有文章说,民国六年(1917),掘港公益公司收购棉花,年输出棉花6万担,叶永勤时为掘港商界代言人。

叶永勤一度还是掘港政界头面人物。清代,如皋县在掘港设官分治,张百均任盐司,掌管盐场;廖纬笙任主簿,掌管民政;徐长胜任都司,主管绿营,他们被称为“掘港三堂官”。清宣统三年(1911),掘港场改称掘港市,叶永勤为掘港市董议会成员。通州光复后,廖纬笙、张百均逃往通州,寻求援助。皋东绅商企图趁机宣布光复,脱离如皋,归附通州。不久,通州军政分府委任廖纬笙、徐长胜为掘港民政员和军政员,组织“光复”。他们在西方寺召集绅商开会,进步举人赵宗忭和叶永勤、谢晴江通过组织民众投票否决了通州军政分府的任职,赶跑声名不嘉的主簿、都司;场大使张百均,政声人望较高,虽经绅民挽留,奈因家有老母,乃弃官奉亲。数日后,掘港正式举行光复大会,成立民政署,举人金圻被公推为民政员,下设总务、警卫、学务等课,叶永勤作为商界代表任掘港民政署警卫课员。张百均,字研农,湖南长沙人,举人,两任掘港场大使,掘港光复后离开掘港,行前,赵曾望特作“赠别张研农百均鹾尹弃官归里”七言近体诗二章,见载于赵曾望《心声稿草》。

 

拆迁前的叶家大门堂

 

后来由于时局多变,加之美棉倾销,公益公司一蹶不振,叶氏家道逐渐衰落。晚年的叶永勤,儿孙绕膝,寄情诗书,怡然自乐。到叶永勤的子女陆续出生后,叶氏逐步由商贾之家转变为书香门第,虽然叶家大门堂依然如故。不知道是叶永勤有爱玉之好,还是循家族字派之规定,其给子女取名时,叶昌珮、叶昌莹等的末字中,都有“玉”的构成,而孙女叶邦瑜、叶邦瑾、叶邦珑、叶邦琨的末字中,也都有“玉”的构成。

在老掘港人的记忆里,叶石芗不是以政商人士著称,而是以其书法为人乐道。叶石芗工书,善用鸡毫,多为颤笔,古雅拙朴,独创一家。郭人和先生曾在“如东艺坛拾趣”一文中说:叶石芗“善书,学颜鲁公而又不拘一格。掘港建天主教堂,其东山高处欲立一竖额,屡求善书者而皆不当意,乃造先生门乞墨宝,颔之以首,擘窠书‘天主堂’三字一挥而就,笔力雄健,与碧霞山门横额‘水天一色’堪称二妙。求书者踵至,亦不却之。”掘港砖桥东首的名菜馆第一楼有一朝南正房,屋内墙上所悬“天下第一流”横幅亦为其所书,两旁有对联:“义存汉室三分鼎,志在春秋一部书”;第一楼正厅西侧楼上三间雅座里,有一副对联:“上市鲥鱼鲜竹笋,出蒸螃蟹嫩芦姜”,也是叶石芗所书。文化大革命期间,叶仲白被造反派抄家,被扫地出门,寄住在尹记巷一人家的门堂里。搬出时,胡志澄看到叶石芗练笔的毛边纸草稿散落一地,遂一一拾起,不久将这些草稿交给外孙樊泽兵。叶石芗的这些墨宝现存有46张,单张长24厘米、宽11.5厘米。每张都写有十个笔力雄健的颜体大楷字,有些字重复写出,可见叶石芗即使练笔,也孜孜以求。有几张正反两面都写满字,很可能这些都是晚年所写,因其时家境已大不如前。

 

 

叶石芗遗墨之二

 

叶石芗亦擅篆刻,收藏有不少印章,目前仅见遗存有一方闲章,印面为白文“汉瓦当文”四字,篆体。边款为“嘉靖丁亥冬月作  文彭”。文彭(1498-1573)是明代画家文徵明之子,著名的书法篆刻家;嘉靖丁亥为嘉靖六年(1527),也就是说,此印为文彭于30岁时所刻。国人的印章有边款为其首创。叶仲白的外孙樊泽兵同志回忆说:“想当年此类印章我家外公很多,是装在竹质的小柜子里。因为我也喜爱篆刻,外公锯了些黄杨木的小方块,找了几把刻刀,让我练习,并随手送了这枚图章给我。谁知文革抄家后那些图章就不知去向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叶石芗家富藏书,据说有万余册。在文化大革命初期,其藏书被“破四旧”的红卫兵查抄,笔者在如东县中学工作时,于学校图书馆曾见装满几大木箱的古今图书,据图书馆负责人凌三景先生告诉我,这些都是叶石芗家的。后来,学校曾请郭人和先生整理编目。这些图书退还給叶家时已不足十分之一,有一些珍贵的成套古籍已残缺不全,甚为可惜。“1986年9月30日,新馆(典当巷)开放,叶明代表父亲捐赠了家藏古籍300多册,如东县图书馆现有古籍多为其所赠。”(《如东县图书馆志》2009)叶仲白先生曾对外孙樊泽兵当面说:“这一些古书还是给公家最好,不会散掉的。”

叶石芗雅好诗文,可其作品今已不多见。

叶永勤与“烈燕池”一诗作者吕迪光、流亡在南通的韩国志士金泽荣(沧江)、北坎王开疆、浒澪张镜湖、马塘李亚青等人多有诗文交。

作为创办掘港场迴澜书院主要资助人之一叶大纯之子的叶永勤与创办人之一的吕迪光友善。吕迪光(1846-1893),字绍光,号梅轩,掘港场人。以“烈燕池”一诗而闻名。清光绪十九年(1890)病故后,叶石芗特撰“挽吕梅轩茂才”一联:

迴二百年既倒狂澜文章憎命

破五十载未完好梦花月添愁

 

该联曾被辑入民国九年(1920)胡君复所编《古今联语汇选》(上海商务印书馆出版)。

金泽荣(1850-1927),字于霖,号沧江,韩国著名的历史学家、爱国诗人,有韩国屈原之称。1905年,汉城沦陷,金携妻女流亡中国,自称高丽遗民,得张謇帮助定居南通,并参与在上海的韩国流亡政府工作。在通定居22年,先后出版《沧江诗稿》及文集、史学著作30多部。逝于南通,葬于狼山南坡。民国初年,通州翰墨林书局印行的金泽荣《沧江续稿 诗 辛亥稿》中载有“酬叶石芗二首”。

杨文俊(1865-1944),字蔚卿,扬州人,清宣统二年任掘港场大使,诗书画兼资。?叶石芗与之亦为诗文交,曾撰有赠杨蔚卿盐尹联:

刘晏为江淮转运使

李沆是宋室社稷臣

 

刘晏,唐代著名经济改革家、理财家;李沆,宋代名臣,有“圣相”之美誉。

民国初年,著名律师、北坎王开疆曾赴北京参加法官考试,取得法官资格,家乡父老为之庆幸,叶石芗先生特撰风趣之对联寄贺王开疆:

君如天岸马,腾骧万里会风云

我比井中蛙,蜷伏十年忘历日

 

民国十一年(1922),马塘李延庚(星白)六十寿辰,其子李莲(亚青)等为此征集张謇、韩国钧等名士为之题词、撰联、作诗,以为祝贺,辑为《青莲轩菊觞集》,其中有叶石芗的贺诗。    这一年为中华民国建立十周年,但发生直奉大战,时局不稳,叶石芗忧国忧民,写下“双十节歌 ”长诗,发表于10月10日《时报》上。

 

 

张可鉴(1878——?),字镜湖,栟茶浒澪人,毕业于东台母里师范。康平先生在“忆先生张可鉴”一文中写道:“张可鉴先生……在艺术教育上颇有建树。他的书法、碑学、帖学、绘画均有造诣;作品端劲秀丽,神完气足,功力深厚,受到人们的推崇。他与当时上海著名花鸟画家张书旂先生(后居美国)为道友,风格上受其影响……。”

民国初年,张可鉴出版一本画册,叶石芗应请为画册中的孤山放鹤、坝桥寻诗、平沙落雁、濠上观鱼、春郊散牧、秋林策蹇、无量寿佛、拐李神仙、凌波仙子、荷薪樵夫、江天半角、绝壁千寻、莲塘鹭立、桃坞燕飞、江村晚眺、风月醉歌、罗浮疏影、空谷幽香、湘江遗怨、彭泽归来等20图一一题诗。今录其题“荷薪樵夫”图一首:

山麓烟云戴一肩,夕阳未下月横天,

隔溪渔子殷勤问,今日曾无买酒钱。

 

这些诗篇后来发表于1925年8月1日的《艺林丛刊》29期上。在《艺林丛刊》27期上,载有署名为芜湖叶石芗“偶感”、浒澪张镜湖“题自绘芦雁”诗各两首;28期上,则载有署名为中江叶石芗的“初夏偶成”、浒澪张镜湖的“题自绘芦雁”诗各两首。中江为芜湖的别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