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06月10日

芒种忙 焦屑香

阅读数:167  

打开儿时的记忆,每逢芒种季节,如若遇到一个阴雨闲空的日子,我父亲一定会和邻居们一起,将刚进仓的元麦或大麦放入锅中用沙子掺和在一起炒熟,然后筛去沙子,放在石磨上磨碎,以细密的罗筛过筛,筛下的焦黄粉即为焦屑。可能是因为当时选用刚进仓的新麦做成,所以还散发出新鲜泥土的清香。

制作焦屑,一定要选刚收割的新麦,因为陈年麦子经过长期的存储与曝嗮,炒出的焦屑不如新麦清香,而且最好是选择元麦,因为元麦粘性小、口感好。炒前须将麦子淘洗晒干,上锅时,灶膛内的火可适当旺一点,不过翻炒的速度要快,过一段时间,只要有一点微火就行了,如果是干柴,则用余火,不用再添草了,假如一直用旺火烧,容易将麦粒炒成焦黑,吃起来味苦不香,翻炒的工具也不宜用锅铲,因为用锅铲翻动不易炒均匀,使麦粒生熟不均,乡下人一般用芦苇扎成长把,人站在灶边,以长把在锅中不停地搅动,这样既不烤手,也省力,且炒得均匀。待麦粒噼噼啪啪地在锅中炸得欢、蹦得老高时,便迅速将麦粒铲起,筛去沙子,倒进笆斗或簸箕之类的器具中冷却,待热气散尽后,便可以磨焦屑了。

磨焦屑要用石磨。我家有一副小石磨,只见父亲先把石磨的上一片掀起,然后用扫把把磨齿里的生粮刷干净,铺一层刚炒熟的麦子,再把磨片放下来,这样,就可以磨了,我家正常是父亲牵磨,母亲负责添磨,牵磨是重体力活儿,牵的速度越快,麦子也就碾得越碎,粉屑仿佛大雪似的从磨口纷纷扬扬飘扬下来,磨好后,用细眼罗筛筛出麸皮,筛下的就是焦屑了,尽管工序繁一点,但这样制作的焦屑香味浓郁、营养丰富。

焦屑的吃法很有讲究,最常见的是先盛上半碗焦屑,用滚烫的开水(稀饭)冲泡,以半湿略干为佳,然后用筷子搅拌,黏糊糊、香喷喷,还略带青酸,吃起来十分爽口,若是再加上一小勺红砂糖,更觉香甜可口了,细细品尝,那口感真是美极了。如果喜欢吃咸的,在焦屑里拌入咸菜,滴上几滴芝麻油,举箸尝尝,那味道是出奇的鲜美,食后定叫你唇齿留香、绕颊三日。

焦屑的最大特点是耐饥。农历五月,天气开始炎热,下田劳作的人们容易饥饿,早上能吃上两碗新麦制成的焦屑,可以很好地补充能量,一上午都不觉得饥饿。所以,多数庄户人家都喜欢在新麦收割后,磨点焦屑存放在瓷坛瓦罐之中,以防昼长夜短的夏日,有时下午在田间劳作,觉得腹中饿了,放下手中的活计,跑回家中泡碗焦屑充饥,也可算是农家午后的一顿丰盛“腰餐”。

现如今,广大农村富裕了,农民生活富足了,餐桌上的副食品亦极大丰富了,再也不要以焦屑来充饥了。但人们仍不忘炒新麦、磨焦屑,每当这个时候,我就想再吃上一回父母亲为我们制作的焦屑,只可惜,这个愿望永远也不可能实现了,因为他们已经离开我们多年了-------。

焦屑之所以能成为餐桌上不可或缺的传统佳肴,主要是因为它是来自田间的绿色食品,而且内含长寿奥秘所在。在这树木葱笼、绿意肆虐的夏日,如果你来到乡间,浓浓的焦香味道夹杂着返青秧苗幽幽的清甜气息,飘浮在田野、村落的空气里,嗅一嗅,香香的、绵绵的,令人陶醉、流连忘返,享受着这原生态的美味,一定算得上是一种清新的幸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