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12月03日

《拟晓塘十景杂咏》释读

□ 吴新华 王桂林

阅读数:404   本文字数:2605

东晋义熙七年(411),设置如皋县,如皋县东部地区称如皋东乡,亦称“皋东”“东皋”。民国34年(1945)9月,如皋东乡易名为如东县。马塘镇一度成为如东县县政府所在地。

马塘,成陆于西周。五代至南宋时期为海滨渔村,南宋起建盐场,或独立成市,或建制成镇,或为县治,或管辖四乡,或镇乡合并。郭补村是马塘镇的前身。丰和、骥渚、晓塘等,是马塘的别称、雅号。马塘历史悠久,源远流长。风光秀美,景观众多。虽沧桑巨变,尚有遗址可稽,诗文可证,印迹可鉴。

2021年4月29日《如东日报》刊登了吴剑坤先生《明清时期的皋东胜概诗》一文,文中转载了鲜为人知的如东马塘十景诗,不仅补缺了如东马塘现有文史资料中“马塘十景”名目的空白,还为如东马塘历史文库增添了一份弥足珍贵的非遗藏品,其功德无量也。

清光绪五年,《拟晓塘十景杂咏》发表在1879年6月3日的上海《申报》上,该诗是目前仅见光绪年间皋东人发表于《申报》的诗作。诗后署款“皋东方圃徐湘待定草”,作者徐湘,字方圃,皋东马塘人,同治六年(1867)中举,工诗,善算学,尝识张謇微时,知其必显达。现将徐湘的《拟晓塘十景杂咏》转录如下,以飨读者。并尽笔者所学,予以释读。

(一)圣护晨钟

塘南古刹旧丛林,曲径通幽花木深。

万籁销声尘不起,半村近市俗难侵。

惟闻鲸吼流钟韵,未到鸡鸣动梵音。

指月轩前空色相,晓风过耳悟禅心。

 

圣护,指圣护寺。圣护寺原名关帝庙,位于马塘南街东侧,现为马塘粮库河北岸。解放战争初期,拆圣护寺前部,后部在建国初为如东县公安局看守所,1951年11月,看守所迁掘港后,此处改为花纱布公司,后相继为机修厂、小猪行、造纸厂、马塘国营商店批发部等。

据《马塘印迹》,该庙清雍正二年(1724年)建,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邑人王大溥修,同治六年(1867年)王氏后裔王俊于原址重修大殿、三义阁,增建后宫、藏经楼、斋寮,遂改名为圣护寺。后经住持僧立成募缘,建大雄宝殿、白云斋、指月轩、各堂墙门,并由如皋知县李振黉立碑为记。

圣护寺占地100多亩,房屋80余间,昔日有“十三个半天井”之说,史称“皋东大庙”。

圣护寺坐北朝南,分东西两大院。西院因供奉关羽、岳飞塑像,称“关岳庙”。西院前山门为正门,门前分立一对大青石狮。山门里为金刚殿,四大金刚身高丈余,肩宽腰粗,瞠目咧嘴,神态威武,令人望而生畏。殿中朝南供弥勒佛,笑容可掬。朝北供韦驮,高举降魔杵,正气凛然。金刚殿后乃一大院,分立在院中的两株银杏树,粗壮高大。两树中间的高地上,设立一只一人多高的大铁鼎,据说这是乾隆年间所铸的一只大香炉。

正殿内供奉关、岳二神像,两边排列众武将泥塑。殿前西厢有马夫房,一马夫手牵一匹立塑泥马,栩栩如生,神态逼真。

正殿后面为大雄宝殿,远远望去,斗拱飞檐,屋脊高峙,脊上镶有“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八个大字,脊中还有一只两节红色瓷葫芦,气势宏伟。大雄宝殿内供奉释迦牟尼(俗称“如来佛”)金身坐像,盘膝合十,不失佛祖威严。两侧有“阿难”、“迦叶”立像,“文殊”、“普贤”跨坐在青狮白象身上。殿内两壁又有姿态各异的“十八阿罗汉”,可谓通殿皆菩萨!特别是“如来佛”背后的大型浮雕——普渡众生的观世音菩萨像,令人瞩目。浮雕高二丈余,观音神貌慈祥,手执甘露瓶和柳枝,赤脚静立鳌头之上,鳌身没于海涛之中,“善财”、“龙女”分立左右。此为南海观音全幅“海岛”景塑,是当时苏北各寺庙中少见的古代民族艺术精品。殿后西厢有地藏殿,东厢为报本堂(专供居士林各户祖先灵位),最后为藏经楼,楼上供千手千眼观音,楼下,中为释迦牟尼,左有地藏,右有弥陀,奇态百端的十八罗汉围坐两壁,真可谓是庙中庙的所在了。

东院供奉刘备、关羽、张飞塑像,称“三义阁”,庙门前有一副对联曰:“师卧龙,友子龙,龙师龙友;弟翼德,兄玄德,德弟德兄。”三义阁后为“奶奶宫”,内供甘、糜、孙三夫人像。再后即为方丈室知客处,东厢房为僧寮房及伙房仓库。三义阁东侧还有一处“放生池”,面积约四亩,池水清澈。

昔日人们常说圣护寺有三盛:四时八节香火盛,秋季水陆道场盛,庙会期间游人盛。

该诗前两联主要写圣护寺的环境特点。首句“塘南古刹旧丛林”,点明这座“古刹”位于“塘南”(马塘南街头);“丛林”,佛教称僧人聚居之处,即寺院;“古刹”的“古”,“旧丛林”的“旧”,均指圣护寺历史久远(从始建至诗人创作此诗时已有100多年)。次句“曲径通幽花木深”化用唐代诗人常建《题破山寺后禅院》中的诗句“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形象地描绘了圣护寺幽深、清寂的景色。第三句“万籁销声尘不起”,意思是万籁无声,一尘不染,突出了圣护寺的“静”与“净”。第四句“半村近市俗难侵”,“半村近市”是说圣护寺所处的位置一半靠近乡村一半靠近集市,清静,又不清冷,既有乡村的宁静与清闲,又有集市的繁华与方便,可谓进退有据;“俗难侵”意思是俗气难以侵入,是说圣护寺的环境高雅脱俗。由此,圣护寺的环境特点可以概括为四个字:古朴幽雅。这样的环境描写为下面写“晨钟”作了铺垫。

颈联扣题写“晨钟”。“惟闻鲸吼流钟韵,未到鸡鸣动梵音”,“鲸吼”,鲸鱼吼叫。这里比喻钟声洪亮。元·丁鹤年《题建昌王子中桥亭八景》诗有“疏钟鲸吼霜华重,长笛龙吟月色虚。”句,鲸吼,即指钟声。“流”,传布;扩散。“惟闻”,只听到。上联的意思是:只听到洪亮的钟声打破了清晨的寂静,向四周传布、扩散。下联“未到鸡鸣”,突出其“早”,鸡还没叫呢。“梵音”泛指佛音,这里主要指佛寺的钟声,可能也包含僧人早课诵经的声音。“动”,在这里是“响起”的意思。颈联的“动”与前两联的“静”形成鲜明的对比,同时以“静”衬“动”,突出了钟声震撼人心的力量。动静结合,相得益彰。

尾联“指月轩前空色相,晓风过耳悟禅心”,抒写诗人听了圣护晨钟后,心灵得到了净化和升华。“指月轩”是圣护寺中的建筑之一。“空色相”本自《金刚般若波罗密多心经》:“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意思是说看透了世间繁华都是虚空的。“晓风过耳”,应该是拂晓的风带着钟声吹过耳旁。诗忌直白而贵含蓄。诗人不直说“钟声入耳”而说“晓风过耳”,就显得含蓄而有韵味,而且“晓”字点明了时间,与诗题中的“晨”字遥相照应。“悟禅心”的“禅心”,是身空心净,也是繁华三千,只取一瓢的释然。悟了,就放下了;放下,就不染尘埃了。人生,也就能在成败得失中,我自安然、我自如意。拥有禅心一颗,或许,这就是灵魂最终的皈依。正是这圣护晨钟,让诗人明白了佛家真谛,可谓醍醐灌顶。当时的马塘人听到这圣护晨钟,或许也受到洗礼吧。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