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报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2年06月23日

抗日勇将马“张飞”

——忆抗日烈士马许生英勇事迹

阅读数:54   本文字数:2904

马许生,丰利坝(岔河镇龙凤村)人。1913年出生于丰利坝老桑庄贫苦农民家庭,全家靠租种地主几亩地谋生。马许生9岁那年,有幸和同村几个小伙伴在离家不远的一所私塾开蒙读书。祖祖辈辈种田为业、家境贫寒的父母亲对马许生读书,没有过高的奢望:能认识自己的名字,写写简单的字据即可。

1926年,皋东(如东)地区遇历史上罕见的大旱。河沟干涸,庄稼颗粒无收。但是,地主向佃户征收租粮却丝毫不减。年底,粮价飞涨,时下,贫民之家十有八九揭不开锅,吃不上饭。为了生存,他们中不少家庭不得不关门外出求乞。马许生的父亲虽然有一身好力气,吃得苦,耐得劳。然而,在地主家做工,也只能自个儿糊口生活,家庭老小就难以维计。年底,马许生告别学堂,跟随父亲到地主家做工糊口。十三、四岁的马许生从此跟随父亲每日黎明而出,夜黑而归,过着牛马生活。1938年3月,侵华日军从南通登陆,北犯如皋城。8月1日,日本侵略军从如皋窜至石甸、双甸、岔河,沿路烧、杀、抢。日寇肆虐百姓的噩耗不时传来。人们闻之,无不毛骨肃然。成群结队、无家可归的难民扶老携幼、颠沛流离情景,时常在人们眼前浮动。此情此景让二十四、五岁,正血气方刚的小伙子——马许生义愤填膺:日本鬼子狗强盗,不得好死!血债要用血来偿。不杀尽日本鬼子,誓不罢休!从此,马许生常与他一起的长工伙计们计议着:哪一日,遇到日本鬼子,我们怎样去消灭它,为死难同胞报仇雪恨,保卫自己的家乡。

1940年,家乡来了抗日队伍——新四军工作队。新四军工作队在马许生家乡民众中动员农民群众团结起来,拿起武器抗击日本侵略者;与封建地主阶级开展经济斗争,实行减租减息。工作队所做的一切,也正是马许生一伙们计议想做的,马许生十分高兴。对新四军工作队在农村所开展的工作马许生非常支持,他第一个报名参加工作队在村里组织的民兵、游击队。在马许生的带动下,全村七八个青年小伙子都报了名。马许生在民兵、游击队组织里,工作积极、斗争勇敢、办事果断,深得领导和战友们的信赖。1941年,马许生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马许生被任命为姚坞乡民兵大队副大队长、大队长,游击队中队长等职。马许生所带领的乡游击队,十分活跃。他们经常活动在日伪军“清乡区”,惩处汉奸和恶霸地主,抗击日伪军的“清乡”“扫荡”。在非清乡区,组织贫雇农跟地主开展说理斗争,迫使地主更换土地契约,实行“二五减租”,组织民兵保护“二五减租”成果。

1942年春天的一个晚上,马许生正带领乡游击队去袭击古坝集镇上的一个日伪军据点,捉拿汉奸伪保长。马许生率领的游击队,刚从坝东小渡口登上岸,走在队伍最前头的马许生,忽听到正前方有动静:杂乱的脚步声在黑暗的夜幕中由远渐近。马许生急令后面人员迅疾埋伏于大路一侧的麦田里,凝神屏息。马许生在黑暗里仔细一看:是一队伪军,约莫20来个。伪军从马许生他们面前经过,到了渡口。一个本地口音的伪军在黑暗中压低声音喊叫船工摆渡,其他伪军就地散开等待过河。马许生骤然想到:这是歼敌的最好时机。于是,马许生灵机一动,果断指挥游击队迅速分成左右两翼,在黑暗中迅即向蹲在渡口等摆渡过河的20多个伪军包抄过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向敌人发起猛烈攻击。顿时枪声大起,杀声震天。伪军被这突然的袭击,弄得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来了多少新四军、游击队,顿时乱了套,他们胡乱地开了几枪,就是“撤,赶快撤!快、快!”呼喊声。夜幕下只见十多条黑影拼命地向古坝据点方向逃窜。

马许生游击队在这场遭遇战中,消灭伪军6个,缴获步枪7支,游击队无一伤亡。是年10月,陶勇司令员(新四军三纵队司令员)在苴镇召开万人抗日动员大会上,赠给马许生一支手枪,并亲切地称他为抗日勇将“马‘张飞’”。从此,马许生在对敌斗争中表现的更加勇猛顽强。皋东抗日勇将“马张飞”的大名也很快在民间流传。而盘踞在皋东各乡镇的日伪军、汉奸等敌人对马许生的勇猛顽强闻风丧胆,恨之入骨。1943年4月开始,日伪军在我皋东地区进行大规模清乡运动,围剿我抗日武装力量。盘踞在古坝集镇的日伪军一直把马许生率领的一支抗日游击队作为重点围剿对象。

1944年的农历九月初七日晚,因对敌武装斗争的需要,马许生带领6名游击队员,从老桑庄一农户家转移到曾是陶勇抗日队伍训练基地——坞(倭)子港休整。由于日伪奸细的告密,第二天凌晨,古坝据点的日伪军两个小队,在汉奸的带领下,到坞(倭)子港不声不响地包围了马许生和几个游击队员休整驻地。在游击队休整期间负责炊事工作的杨春发,这天像往常一样,顶着黎明前的黑暗起身为同志们做早饭。当他端起装满草木灰的畚箕走近田边垃圾堆,忽然觉得正前方有隐隐约约的脚步声,定睛一看,黑溜溜的人影在晃动。

“有情况!”杨春发即刻大喊,向宅子内战友们报敌情。

杨春发丢下畚箕,正转身飞奔回屋。“叭、叭、叭!”几声枪响,杨春发右腿中弹倒地。守卫在宅子门口的马许生听到枪声立马跃起,看见在30多米远的晨雾中,不少人头在晃动。“敌人还不少。”马许生立马倚门举枪“呯、呯、呯”几枪,撂倒冲在前面的两个伪军,其他伪军卧倒在地。马许生果断命令屋内的4个游击战士破住宅后窗撤退。马许生守在门口,顶住敌人的进攻。一群伪军在其头目的指挥下,把游击队的住宅团团围住。用密集子弹封住大门。

“活捉马许生!”伪军头目声嘶力竭地命令手下。“你爷爷等着你!”“呯——”马许生又是挥手一枪,一个匍匐在大门正前方断枪瞄准的伪军随着马许生的枪响,头一歪侧身倒地而亡。包围马许生的伪军又向屋内一阵猛射。“马许生你今天逃不了,还是投降吧。我们乡里乡亲的,可为你说情,免你一死。”为日伪军带路的汉奸也恬不知耻的向马许生喊话。“你认贼为父的狗汉奸,去死吧!”马许生抬手一枪,正中狗汉奸的脑门,狗汉奸应声倒地。就这样,马许生一人把住大门,与敌人喊喊打打,持续了半个多小时。这半个多小时的战斗马许生为屋内的几个游击战士成功脱险争取了时间。但是,马许生的子弹也已耗尽,他的腿也受了伤。马许生正后撤准备跨窗跳出,不幸被破门而入的伪军一把按住,马许生被捕。马许生和杨春发两人被捕。杨春发因负伤重难行走,在被押往古坝日伪军据点途中遭杀害。敌人深知马许生在他们心中的价值,把他押到古坝据点。敌人迫切需要知道姚坞乡的中共地下组织和游击队人员名单。马许生一到据点,日伪军队长就迫不及待地对马许生进行审问。日伪军队长先用金钱美色、封官许愿,诱骗马许生投降自首,遭到马许生严厉拒绝和痛骂。敌人又对马许生动用酷刑:用煤油浇头点火,用铁钉钉头,用竹签戳手指……

马许生被折磨得多少次死去活来。刚直不阿、宁死不屈得马许生回应敌人的就是一句话:“我是中国共产党党员,只知道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推翻封建地主阶级,建立新中国。其他什么都不知道,今天要杀就冲我来。”敌人的嚣张气反被马许生坚贞不渝、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所震慑。“这种被‘赤化’了的人太可怕了。”日伪军队长恼羞成怒,拔枪向被五花大绑的马许生连开6枪。马许生就这样牺牲在日伪军审讯室,年仅31岁。抗日战争胜利后,陶勇司令员得知马许生牺牲的消息,迅速组织人员抓到4个告密奸细,并押回古坝姚坞村,交给人民审判,为马许生报仇雪恨。姚坞乡人民为永远纪念马许生和杨春发二位烈士,将姚坞乡更名为马杨乡。将当地于1912年创办的桑观音堂小学更名为马杨小学。

 

(岔河镇分会供稿)